第1341章 威胁也是劝告(1 / 2)

明元帝听得冷汗簌簌落下,他想辩解,发现竟无法辩解。

安丰亲王继续道:“册立太子,你不考核诸王的本事,以喜好偏爱为重,献媚者高看一眼,不听话者,一律不作考虑,导致国本一事,相争多时,最终扰得是满城风雨,到确立宇文皓为太子,你心有不甘,总怕错立,一再地放任宇文安坐大,若非太子遏制,宇文安的野心至今不曾止息。再有麻风山一事,当时国中条件恶劣,周边数度来犯,鲜卑与北漠虎视眈眈,国中大部分的精力都调往边关,等到你登基,本可以拾掇国中民生事宜,改革医疗,教育,但你一件都没做,依旧沿用当年你父皇不得已的做法,直到太子妃治愈麻风病人,你觉得安全了,才立志改革,这些年,你没大错,可你也没大功,当初出兵北漠,你还多番推搪,错过了最佳时候,幸亏太子不听你的话,偷偷地精进武器,否则,今日这北唐皇宫,早就血流成河,还有你今日高坐帝位之上,号令群臣吗?”

“而任你自己说,也顶多不过能说出登基翌年,你于怀江大水的时候亲临灾区,三天三夜不曾合眼的事,这事你叫人歌功颂德了一年,民间一年都在谈论你是圣君,但便是到了如今,你也不曾下旨修建堤坝,祸患依旧在。”

“这些年你能安然度过,不是因为你有多幸运,而是因为有褚小五子在,你父皇退位,褚小五本不必为首辅,为了扶持你,他身体不好,依旧出任首辅一职,可你着实为难他,这些年光为你擦屁股,就把他精力耗尽,你为了振兴农耕,打压商业,但凡耕种者,得良民封号,为了增加耕地的人数,开垦荒芜,你大开牢门,不管杀人死罪还是流放重刑犯,你全部都送往开垦,开垦三年,则恕其罪颁发良民证,导致地方凶案连年增加,首辅奔赴各州府,督令州府衙门成立专门的缉凶队伍,差点累死在路上,诸如此类的事,不胜枚举,你还有什么脸面,说你是有功明君?你别辩解你父皇朝的时候也曾这样做过,但他那会儿是不得已,打了那么多年的仗,国力虚了,人没了,只能这样做,但你不需要,他退位的时候已经为你扫清了大部分的障碍。”

明元帝面如死灰,他没办法反驳安丰亲王,他确实不是明君。

安丰亲王历数了一番之后,看着他的神色,道:“但,你虽无大功,却也无大错,你确实也不是昏庸无能的帝王,你明辨是非,一心为民,且勤勤恳恳,不耽于逸乐,以政事为主,百姓愿意称你一声明君,不是因为你有多大建树,是你没为这个江山,添太多的乱。这本王不怪你,当初立你为太子,就是因为你有家国天下的情怀,勤恳,愿意为北唐受委屈,重国家而轻自己,但当你不再具备这些的时候,你就不配当这个皇帝,如今,看似四海升平了,你自个忽然就重要起来了,开始闹小性子了,可你父皇和首辅,在你为君的这十年多里,已经磨光了精力,再经这一次与北漠的大战,他们还有力气看你继续平庸下去吗?你是该大刀阔斧改革的时候,你还是停滞不前,甚至在这个时候闹起了脾气,你觉得,这皇帝你还能当得下去吗?本王不给你这颜面,率兵围困皇城,便是要告诉你,你当不好这个皇帝,本王随时可以取代你,你可以选择继续平庸下去,也可以选择起用贤士,废除弊政,大兴水利,修路,发展农耕之余振兴经济,提升国力,军事,稳住北唐的地位,因为,未来这二十年是至关重要的,北唐只有做到本王说的那些,才真正能与大周,大月,大兴等国相提并论,否则,依旧是落后。”

明元帝听得心头一时大冷,一时大热,只觉全身得血液嗡地往脑袋涌去,又倏然轰地一声褪去,全身冰冷,他一直认为自己做得不错,百姓也这么认为的,可他午夜梦回,总还是心虚,可见安丰亲王说的丝毫不差,他无大错,却也无功。

而安丰亲王一直在强调的二十年发展和****对他说的一模一样,可他并未觉得有这迫切,因为此番重挫北漠,也签订和平协议,北漠若违背,北唐可大兴正义之师,讨伐北漠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