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五十九章:入观(1 / 2)

跃过两峰之间的沟壑,苏文成功登达山顶,然后如愿以偿的,见到了崂山顶峰的那座三清观。

微微整理了一下衣服后,苏文轻轻叩了叩门。片刻后,观门开了,来人是一位小道童。

道童没与他多言语,只是笑嘻嘻地将他请进了观内。

走入大殿,就见一个黄袍老道,盘坐在蒲团上,手里还摆着一根拂尘。

那老道白发银须,素发垂领,神貌爽迈,果然是仙风道骨,仿若仙人。

苏文见状纳头便拜,还没等他说话,老道就张口道“我知你为何而来,只不过求仙学道非一年半载之功,你能吃苦耐劳吗?”

“弟子可以。”

老道闻言轻笑道“好,明日你就与其他人一同砍柴去吧。”

言罢,就向苏文轻拂了一下拂尘。

苏文突然觉得,自己体内的内力仿佛消失了,或者说是被老道封住了。

这时,小道童也将斧头递到了他的手中。刚入手,苏文就觉得手中之物,异常沉重。

苏文很是惊讶地看了道童一眼,没想到这样的孩童竟能力提千斤,当真是深不可测啊。

向老道拜谢之后,苏文就随小道童离开了。

小道童蹦蹦跳跳的将他带到了东院,然后指着其中一个房间说道“师弟,今后你就住在这吧。”

“多谢师兄。”

接着小道童又向他交代了,起卧、劈柴、诵经等等的时间,之后便离开了。

老道虽将他留下,还让他明日与众人一同上山砍柴,但始终没有明确的说要收他为徒。

苏文也没有什么不满,神仙人物岂会轻易收徒?收徒也要看品性与资质的,偷奸耍滑、懒惰懈怠之辈人家是不会收的。

次日一早,苏文随意洗了把脸,同师兄们吃了几碗饭后,就上山砍柴去了。

当他到达树林时已是气喘吁吁,没办法,内力被封,斧头又异常沉重,他能走到这已是非常不容易了。

休息了一会儿后,苏文起身走向一棵不太粗壮的枯树,然后抡起斧头砍了起来。

几斧下去,枯树轰然倒地,接着他又将树枝劈了下来,然后整齐地摆放在一旁,又将树干砍成几大段后,这才停了下来。

此时他已满头大汗,不过这斧头虽沉,但是颇为锋利,一斧就可以砍的很深。

让他感到疑惑的是,这斧头不大只有半米长,正常来讲不应该这么沉,而且其他人砍柴时,也没有像他那样费力,也不知是斧头不同还是其他人太过厉害。

“唉,还是继续砍柴吧。”

连续爬了几棵树,砍了许多树枝后,苏文将它们用绳子捆成几堆,接着用长棍担起,随众人一同回观了。

将背回来的木柴罗列在一堆,然后众人开始洗漱,之后又换了一身整洁的衣服,接着便去大殿听老道讲颂经文了。

“大道无形,生育天地。大道无情,运行日月。大道无名,长养万物。吾不知其名,强名曰道……”

讲道完毕时,太阳已经落山,苏文跟着几位师兄去往厨房,帮忙生火做饭。

到达厨房时发现有一中年道人,正站在门口,其他人见状连忙喊了一声大师兄。

那道人点头回应,苏文却一脸好奇地看了他几眼。

仿佛是感应到了什么,那道人转头看了苏文一眼,接着也就不在理他了。

苏文负责劈柴,然后送到灶台旁,其他人有的切菜有的添柴,大师兄负责熬粥。

没过多久,一大锅粥就熬好了,只不过这粥闻起来有股药香,而且颜色也不太好看。

苏文偷偷尝了一大口,入嘴之后,各种味道融合在口腔内,又苦又麻又涩,真是令人难以下咽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