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章:拜师(1 / 2)

苏文坐在床边一动也不动,低着头不知道在想什么。

他来到这个世界已经有一个多月了,每天干着脚行的工作,也就是帮人搬家运货。

现在他才知道原来挣钱是这么的不容易。每天都是起的早睡的晚,连吃顿肉都是一种奢望。

最让他难受的是,这么长时间愣是没遇到过陈识。难道还要等个几年他才能来?按理说他应该已经到津门了怎么就是遇不到呢?

苏文有些失落,没办法只能干等。突然一个年轻的女人推门走了进来。这女人是房东的二女儿,她走上前拍了拍苏文的肩膀大咧咧的说道“快起来。”

苏文闻言起身让开了位置,就见她扯下床单俯身给他换了个新的。

“谢谢。”

二女娇笑道“你耿良辰什么时候会说谢谢了。”

苏文笑了笑没有说话,二女也没在意转身就出去了。说起来这二女长得颇为俊俏身材浑圆杏感,以前耿良辰总喜欢调笑她,还扬言要在她出嫁前一天睡了她。

自从苏文占用了他身体后就没在调戏她,因为他脑子里想的都是拜师的事。

知道拜师的事急不得,苏文只能沉下心来继续等。

黄天不负有心人,终于有一天他遇到陈识了。在万国桥帮人运货的时候,偶然看见一男子出手一下一个撂倒了七八个人,看的出来是个高手。

这男子就是陈识,津门武馆多,对于街头显功夫的高人,当地人也不稀罕。苏文却被狠狠地震撼到了。

出手凌厉迅速,手法快的让人看不清,苏文一下子就被吸引住了。每个男人的心中都有一个武侠梦,梦想着自己闯荡江湖然后行侠仗义。现在这个梦想离他越来越近了。

干完活后他就急急忙忙的去贫民窟找陈识了。也许是他幸运,没费多少功夫就找了到地方。

房子很破无遮无拦,一道不足膝盖高的荆棘围出个院子,房前一地木屑。苏文知道这是陈识怕人找麻烦故意躲在这里。

跨过荆棘,站在院内。只见那女子坐在院中抬头看着天空,脖颈白如雪,面容美而不媚。

看见来人了只是淡淡的看了一眼,而这一眼就把苏文镇住了。

那眼神颇为冷淡,如大山般坚定而不移,给人一种拒人千里之外的感觉。

苏文愣了一下,深深看了她一眼然后说道“打扰了,我是来比武的。”

女子从屋里端出个脸盆,接着打了盆水接着对他说道“洗把脸,慢慢等。我男人回来,得要一会儿。”

苏文没有洗脸,只是坐在凳子上静静地等着,二人也不说话各待各的。

等了有半个时辰,她男人回来,手里拎着一堆螃蟹。那时候津门的螃蟹不值钱,比大米还便宜。

女人起身上前,接过螃蟹,接着又对他小声说了句什么。男子看了苏文一眼,放下工具,然后洗了把脸。

“这位小兄弟想比什么?”男子笑着问道。

“我想跟你比刀。”

男子笑了笑,抬手示意了一下,接着进屋取刀去了。

取出四把刀之后男子将刀摆成一排接着问道“怎么样刀还行吧?”

“还行。”苏文回答道。

之后二人就比试了起来,过程是相当精彩,苏文被人单方面殴打。打的他鼻青脸肿,眼皮肿的像个核头,衣服被划了好多道口子。

终于他打累了,螃蟹也好了。男子对着苏文邀请道“一起吃点?”

苏文点了点头同意了,他吃了二十只,男子吃了十只,那女人吃了五十只。

男子喝了口酒接着看了他一下,说道“你这身子骨,不学拳,可惜了。以后跟我练吧。”

“你要教我拳?”苏文问道。

“嗯。”男子点了点头应了一声。

“那你教真的吗?我想学真的。”苏文又问道。

男子放下酒杯想了一会儿,接着抬头看着苏文的眼睛微笑着说道“好,就教真的。”

苏文闻言起身整理了一下有些破烂的衣服,接着跪下磕了几个头,就这样如愿以偿的拜陈识为师了。

“起来吧。”陈识淡淡道。

接着又说道“看你的装扮是个干脚行的吧?”